一季度巨亏14.8万亿日元 世界最大养老基金炒股创亏本纪录

  青丝 苍苍的出租车司机、步履踉跄 的饭店保洁员、颤颤巍巍的超市售货员…这在日本现已 成为了再正常不过的事。

  据日本总务省2018年9月发布的数据,该国7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比例达到了20.7%,为2618万人,也就是说在5个日自己 中,就有一个70岁以上的老爷爷/老奶奶。

  很多 的老年人口为日本社会带来了沉重的养老压力,也促进 了世界最大养老基金——日本政府养老投资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Investment Fund,以下简称GPIF)。

  为了完成 养老金的增值,应对越来越大的需求,GPIF在2001年开始市场化运作,除了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一直维持着不错的回报率,但是 俗话说“常在河岸 走,哪能不湿鞋”,一直靠炒股来盈利的GPIF,在2018年遭遇了一次“滑铁卢”。

  GPIF炒股巨亏14.8万亿日元

  2月1日,GPIF发布了其2018财年第三季度陈述 ,陈述 显示该基金创下了市场化运作以来最大的单季亏本 纪录,亏本 达14.8万亿日元(约合9115亿元人民币),投资回报率为-9.06%。

  财报显示,现在 GPIF的投资组合中,日本国内债券占比最高,为28.2%,其次是海外股票25%、国内股票23.72%、海外债券17.41%和短时间 资产6.38%。

  可以看出,股票资产在GPIF的投资组合中占比最高,挨近 50%,而这同样成 为其这次巨亏的主要原因。

  财报显示,在2018财年第三季度,GPIF在日本国内股票投资的回报率为-17.57%,亏本 7655.6亿日元,国外股票为-15.71%,亏本 6858.2亿日元,约占总亏本 的98%。

  仅有 取得 盈利的投资项目是日本国内债券,收益为424.4亿日元,投资回报率为1.01%...

  GPIF自建立 以来,在资本市场投资策略偏保存 ,以投资低收益政府债券为主,从1986年开始,日本政府允许将部分养老金投入股市傍边 ,但是 日本的初度 尝试以失败而告终,1990年的泡沫决裂 让GPIF的投资堕入 绝望。

  2001年,日本将养老金市场化运作,从大藏省运作部划转到厚生省统一管理,设立养老金运作资金。2003年到2006年,GPIF盈利达到60%以上,但因为 日本疲软的经济状况和日益严峻 的老龄化问题,日本政府期望 添加 养老基金在股市中的配比,以期取得 更大回报。

  于是在2014年10月,GPIF调整了资产配置,使得日本和海外股票的投资比重双双由原本的12%调高至25%,而国内债券投资比重由原本的60%锐减至35%。

  而这一调整也为GPIF带来了立竿见影的回报,在2014财年,GPIF的投资回报率为12.27%,为入市以来最高的一年。

  2016财年和2017财年,GPIF也依靠股票取得了不错的投资回报率,但是 2018年,全球股市遭受重挫,缩水近12万亿美元,GPIF也因为“重仓”股票而跌了跟头。

  截至2018财年第三季度,GPIF资产规模为150.663万亿日元。整体 来看,GPIF从2001财年至2018财年第三季度的投资回报率为2.73%,盈利56.6745万亿日元。

  各国养老基金怎么 配置投资?

  现如今,发达国家或多或少都面对 老龄化的问题,怎么 完成 养老金的增值也就成了各国政府的一个“大麻烦”。

  全球第二大养老基金——挪威政府养老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Fund)的投资配置可谓比GPIF更激进。

  依据 其2017年年报显示,挪威政府养老基金管理着近8488万亿挪威克朗的资产(约合1万亿美元),其投资中有66.6%为股票、30.8为固定收入投资,只有2.6%为房地产。

  其间 股票的投资回报率最高,达到了19.4%,远高于房地产的7.5%和固定收入投资的3.3%。

  2018年第三季度,挪威政府养老基金进一步提高 了在股市的投资,占总投资比例为67.6%,但是 股票的投资回报率却呈现 了显著下降,只有3.1%,其养老基金总资产也呈现 了下降,为8478万亿克朗。

  而美国最大的养老基金——加州公务员养老基金(以下简称:CalPERS)的投资配置也好像 前文提到的两者一样,股票占有 了很大一部分。

  截至2018年6月,CalPERS投资基金总市值为3488.6亿美元,其间 全球股票就占了1785.8亿美元,占比达51.2%。

  虽然重仓股票可认为 养老基金带来快速、巨大的收益,但是 这也伴跟着 高风险。

  彭博援引东京新金资产管理公司(Shinkin Asset Management Co.)首席基金主管 Naoki Fujiwara的评论表明 ,GPIF可能别无选择,只能投资于存在一些风险的股票类资产,因为固定回报投资,尤其是日本政府债券回报率过低,然而如此的话,从养老金收取 者的角度来看,投资风险却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