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资本市场法治建设 大幅提高违法违规本钱

  金融领域特别是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本钱 过低问题一直是困扰我国资本市场改革开展 的恶疾 ,多位代表委员就解决这一问题建言献策。他们表明 ,有必要 在资本市场建立严厉 的重罚原则 ,通过对证券法、公司法、刑法等作相应修正 ,进一步完善触及 资本市场的相关原则 ,加强资本市场法治建设,做好“顶层设计”,提高违法违规本钱 ,从而规范市场行为,维护市场次序 ,保护广阔 投资者合法权益,促进资本市场安稳 健康开展 。

  违法本钱 过低

  “在资本市场中,有人使用 信息造假,操纵市场,操纵价格,获取几亿元、十几亿元乃至 更大暴利,可被查处时,顶格罚款几十万元,造假的本钱 太低,致使资本市场的违法违法 行为屡禁不止。”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讨 所所长贺强认为,问题的要害 在于我国证券法对资本市场违法违法 行为制定的处分 规范 太低,导致市场中违法违法 的本钱 过低。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刘新华认为,跟着 资本市场规模的扩展 ,产品的丰厚 ,以及金融科技手法 的广泛应用,资本市场违法 行为日趋多元、隐蔽,体现 出高智商化、高科技化、高协同化特征。现行刑法存在触及 资本市场的罪名品种 少、违法 要件表述不完全、处罪轻等问题。相同 ,公司法缺乏对上市公司依法运营坚持 高压监管态势的依据。在实践中遍及 存在稽查线索难、取证难和举证难的状况 ,虽经一系列稽查、取证和审判,但最终依现行刑法获刑罪较轻,难以取得有用 的法令 效果和震慑作用。

  以欺诈发行为例,全国人大代表、深交所总主管 王建军介绍,我国1997年刑法第160条初度 规则 了“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该条文历经二十余年不曾修正 。同时,我国资本市场开展 迅速,证券欺诈发行类案件不断增多。此类违法违法 行为严峻 损害广阔 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具有涉众性强、触及 金额大、影响规模 广、社会危害程度高、对国家金融管理原则 破坏性强等特点。

  “以红光实业和山东巨力的欺诈发行案为例,两家公司通过财务造假向社会大众 分别征集 4.2亿元和1.6亿元,触及 数万名中小投资者,社会危害极大,但作为董事长、总主管 和财务负责人等主要职责 人员仅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弛缓 刑。”王建军表明 ,又如万福生科欺诈发行股票案,该公司通过欺诈发行募资4.25亿元,触及 近万名中小投资者,但作为主要职责 人员的公司董事长仅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显然,当时 我国刑法对相关违法 主体的刑事处分 力度,已与欺诈发行的社会危害和影响严峻 不相习气 。

  建立重罚原则

  贺强认为,过低的违法违法 本钱 使监管难以有用 冲击 资本市场造假与操纵行为,导致市场过度投机、内情 交易不断,投资者利益难以得到有用 保护。因此,有必要 在资本市场建立严厉 的重罚原则 。

  刘新华表明 ,在市场监管过程中,处分 罪名不足、处罪轻、违法 本钱 低一直 制约着冲击 违法违法 的力度。提高处罪规范 ,添加 处罪罪名已成为全市场、全社会共识。

  王建军认为,应加剧 欺诈发行罪的惩罚 力度,拓宽欺诈发行罪的适用规模 ,使该罪的违法 类型、惩罚 设置与社会危害程度相匹配。通过提高违法 本钱 ,健全金融法制,为注册制改革保驾护航,矫正资本市场诚信缺失问题,以充沛 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解决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本钱 过低问题,有用 维护国家金融管理原则 的安全与安稳 。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此前表明 ,证监会将切实实行 监管职责,坚决冲击 欺诈发行、大股东违规占用、操纵业绩、操纵并购、操纵市场、内情 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推进证券法等法令 法规的修订,大幅提高 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本钱 。

  联动修法 加强监管

  “在重罚原则 下,不只 要强化实时的动态监管,对市场中操纵股价,操纵市场的行为要坚决查处,还需要其他原则 相合作 才干 行之有用 。”贺强认为,一是要建立集体诉讼原则 ;二是要建立对受损害投资者有用 的赔偿原则 。因此,要尽快修正 证券法的相关内容。

  “建议调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关于六十万的罚款限额,提高对上市公司的罚款金额。”全国人大代表、立信管帐 师事务所董事长朱建弟表明 ,发行人、上市公司或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依照 规则 披露信息,或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失 ,涉嫌违法 的,应当将案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刘新华表明 ,因为 证券法与公司法、刑法诸多条款紧密相关,为更好地发挥法令 合力性效能,在证券法修正 的同时,亟须对公司法、刑法从顶层设计进步 行联动修正 ,从而进一步加强市场监管,加大冲击 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力度,提高违法违规本钱 ,构成 统分有序、内涵 紧密、重点相异的法令 构架,以完成 对资本市场的统一有用 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