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刚解读银保监会资产风险分类新规:对部分银行不良率有影响

为促进商业银行精确 评价 信用风险,真实反映资产质量,中国银保监会于4月30日发布了《商业银行金融资产风险分类暂行方法 》,并公开对外征求定见 。

关于我国借款 的分类规范 ,1998年人民银行发布《借款 风险分类辅导 原则》提出了五级分类概念。2007年,原银监会发布《借款 风险分类指引》进一步明确了五级分类监管要求。

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明 ,近年来,跟着 我国经济继续 开展 ,商业银行金融资产的风险特征发生了较大变化,风险分类实践面对 诸多新状况 和新问题,暴露呈现 行风险分类监管原则 存在的一些不足,如掩盖 规模 不全面、分类规范 不明晰 、落实执行不严厉 等。

新的《暂行方法 》,最大的一个变化是将风险分类对象由借款 扩展至所有承当 信用风险的悉数 金融资产。要求银行将表内的“借款 、债券和其他投资、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等归入 风险分类,表外项目中承当 信用风险的,比照表内资产开展风险分类。

分类拓宽至所有风险资产

国家金融与开展 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向21世纪经济报导 记者表明 ,扩展资产质量分类规模 ,这是《暂行方法 》中最大的一个变化,实践 上是习气 中国银行业的变化,也是监管原则 的补短板。

银行业的资产端,本来 主要以信贷事务 为主,不良借款 的分类底子 就反响 了资产的质量。现在银行业的资产结构现已 十分 多元化了,非信贷资产的占比迅速上升的,乃至 在一些小型的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和农商行,非信贷类资产的占比有可能超过信贷类资产。在这种状况 下,本来 的资产风险分类,主要是集中于信贷资产,现已 不可以 精确 的反映出银行全体 所面对 的信用风险了。

曾刚认为,非信贷资产傍边 ,投资债券、非标资管等的产品,相同 是会面对 很多的信用风险,与信贷资产无实质差异 。不过在资产分类中,因为本来 政策上没有要求,有的银行可能比较严谨对表内投资的资管产品进行了穿透,也对资产进行了分类,而有的可能就没做。

曾刚表明 ,因为 银行资产结构的变化,导致不良借款 率已不能完好 精确 地不反映出银行整面子 对 的信用风险,有可能是大大地低估了。尤其是投资类资产占比较高的银行,这样的话不良率就失掉 了意义。也不扫除 有的银行,故意 用这种信贷和非信贷资产中心 的调整,用资管类的产品的通道设置和多层嵌套的机构,让监管机构无法穿透 ,人为操纵不良率

在曾刚看来,扩展资产分类的规模 ,可以 更真实地反响 不良的风险,让监管的更及时地发现银行的风险动态,也倒逼银行在风险管理和不良处置上更加积极。

不良的分类规范 扩宽后,对银行的不良率和不良额是否会发生 较大影响?曾刚认为,主要是取决于银行,本来 对非信贷类资产现已 建立了比较严谨分类的,影响不大。但是 有一些没有做到位的,则需要“补课”,面对 不良资产余额和不良率上升的压力。

不过他也强调,在曾经 一年多的监管实践中,就现已 要求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的悉数 计入不良”,意味着这个规则 中的很多要求,压力现已 提前开释 了。所以说,新的规则 对整个银行业的影响有限。

分类严厉 不会导致新的风险 

曾刚在承受 21世纪经济报导 记者采访时表明 ,需要明确的是,资产分类的更加规范所导致的不良率数据的上升,也不用去忧虑 。因为分类本身其实不 会导致新的风险的添加 ,反而是让风险暴露更真实。

依据 现行《指引》,借款 风险分类以单笔借款 为对象,同一债务人名下的多笔借款 的分类成绩不尽一致,既可所以 正常类,也能够 分为注重 类、次级类、可疑类或损失类。巴塞尔委员会在《审慎处理资产指引——关于不良暴露和监管容忍的定义 》中明确指出,假如 银行的非零售交易对手有任何一笔风险暴露发生实质性不良,应将其所有风险暴露均认定为不良。

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表明 ,学习 “实质性”不良的概念,考虑到对公客户公司管理 和财务数据相对完善,《暂行方法 》要求商业银行对非零售资产金融资产进行分类时,应以评价 债务人的履约能力为中心,债务人在本行债务有5%以上分类为不良的,本行其他债务均应分类为不良。

需要指出的是,以债务人为中心并不是 不考虑担保因素。关于 不良资产,商业银行可以依据单笔资产的担保缓释程度,将同一非零售债务人名下的不同债务分为次级类、可疑类或损失类。关于 零售资产,考虑到事务 品种 差异、典当 担保等因素影响,银行也能够 对单笔资产进行风险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