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股东深陷债务危机,南粤银行受牵连

  近日,金立破产清算案已确立管理人,进入债款 申报阶段,并确定2019年4月2日召开第一次债款 人会议。

  南粤银行堕入 股东变局中。

  近日,金立破产清算案已确立管理人,进入债款 申报阶段,并确定2019年4月2日召开第一次债款 人会议。

  记者留意 到,作为金立对外投资的南粤银行,也身涉债款 人行列。截至2017年底 ,金立在南粤银行持股9.3%,位列第二大股东

  南粤银行2017年年报信息显示,南粤银行曾与金立通讯 设备有限公司进行关联方交易,交易类型为债券投资,总额2亿元。

据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5月3日发布的一份编号为(2018)粤08财保10号的民事裁定书,南粤银行第一直属支行作为请求

  据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5月3日发布的一份编号为(2018)粤08财保10号的民事裁定书,南粤银行第一直属支行作为请求 人,现已 请求 查封冻住 了金立通讯 设备有限公司、金铭电子有限公司、金卓通讯 科技有限公司、金立科技有限公司,以及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财务总监何大兵的银行存款、股权、房产以及土地,保全金额以2亿元为限。

  大股东陷债务危机

  南粤银行可能面对 的股东变化恐怕不止金立一个。

  南粤银行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南粤银行17.28%的股份,为该行第一大股东。

2018年9月份以来,新光控股有多只债券相继违约,公司流动性呈现

  2018年9月份以来,新光控股有多只债券相继违约,公司流动性呈现 问题,偿债压力大。记者留意 到,新光控股曾因未准时 实行 法令 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

据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5月3日发布的一份编号为(2018)粤08财保10号的民事裁定书,南粤银行第一直属支行作为请求

  面对债务危机,新光控股持有的多个金融机构股权已被冻住 ,其间 包括南粤银行13亿股的股权。

  第二大股东相继出事,这不由 让人担忧南粤银行的未来。

  《国际金融报》记者多次 拨打南粤银行董事会办公室电 话,但截至发稿,无人接听。

  南粤银行曾对相关媒体表明 ,“现在 我行收到若干法令 文书,是关于新光、金立在我行股权被其债款 人请求 司法冻住 的裁定书。我行迅速向监管机构汇报,并将依照 司法要求处理 ,积极合作 做好股权冻住 。预计不会发生股东撤资、抽资等影响我行资本规模及股权结构的状况 。”

  国家金融与开展 实验室银行研讨 中心研讨 员游春在承受 《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明 ,两大股东呈现 这种状况 短时间 内对南粤银行日常运营 不会带来显著的影响,但从长时间 来看对银行的影响仍是 挺大的。

  “银行股权的变更必然 会影响到银行的管理层人员的组成结构。”游春指出,日常运营 管理傍边 肯定也会遭到 股东变迁带来的影响。

  防止银行成股东“提款机”

  天眼查信息显示,金立所持有价值69949.7269万元的南粤银行股份已于2018年12月19日被冻住 ,冻住 期限至2021年12月18日。

据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5月3日发布的一份编号为(2018)粤08财保10号的民事裁定书,南粤银行第一直属支行作为请求

  记者留意 到,刘立荣曾对表面 明 ,在功用 机时代,金立盈利能力是比较好的。而转型做智能手机后,从2013年开始以来就一直在亏本 ,费用大,产出不大,继续 负现金流,一直通过银行输血。

  游春指出,即便 2013年今后 呈现 负的现金流,银行可能也会出于其他因素对其给予撑持,比如是当地龙头企业、大型企业等状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