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 Markets: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二)降杠杆 美国周期下的全球资产配置要素

  中国的投资者正在习气 “全球化”,视野全球,无论是大宗商品(如黄金、原油、铜等)、仍是 外汇市场、或者一些主要经济体的股票市场中,投资者都会注重 美国的意向 ,这是为什么 呢?

  我们认为,注重 美国的问题,主要是两点:

  1、美国的经济问题

  美国经济作为全球第一,天然 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并且外汇市场上,美元是一个焦点指标,也是所有钱银 的最大对手盘。因此紧盯美元的投资者,会特别注重 美国的经济期变化。

  经济期变化背后往往是美元利率周期的变化,其间 注重 联储利率周期的,最注重 的则是赋闲 率和通货膨胀率水平,这也是美联储在制定利率决议时参考的重要指标。

CMC Markets: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二)降杠杆 美国周期下的全球资产配置要素


  在美国赋闲 率下滑或通货膨胀率走高时,美联储加息以防止经济过热, 同时也为日后降息刺激经济预留出操作空间;

  当赋闲 率上升 或通货膨胀率过低、乃至 呈现 通货紧缩局势 时,美联储降息以刺激经济回暖,提供宽松的投资环境;

  参考“小布什”周期中的“加息---降息---再加息”。

CMC Markets: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二)降杠杆 美国周期下的全球资产配置要素


  2018年美国三季度GDP年化季环比终值3.4%,低于预期3.5%,较初值3.5%向下修正。影响第三季度GDP下行调整的主要来自于消费开销 和净出口,主要原因是“中美交易 冲突”影响,但仍然为三年来最好的第三季度GDP环比增速。

CMC Markets: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二)降杠杆 美国周期下的全球资产配置要素


  美国收入方面,11月个人收入环比增加 0.2%,低于预期0.3%,前值为0.5%;开销 方面,11月个人消费开销 环比0.4%,高于预期0.3%,接连 9个月坚持 上涨趋势。

  当然,更为有说服力的则是美国圣诞购物季的零售数据:本世纪以来除2008年金融危机之年呈现 大幅的负增加 ,以及2009年的小幅增加 ,2017年----2018年的美国圣诞零售数据水平为本世纪中位数水平上方。(剔除了2008年金融危机)

CMC Markets: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二)降杠杆 美国周期下的全球资产配置要素


  因消费开销 占美国经济活力的三分之二左右,由此可知2018年美国第四季度经济将继续坚持 高增加 ;不过,因为 “开销 超预期上升”叠加“收入不及预期”,因此假如 随同 美国居民储蓄率的上升 ,预计未来的个人消费将会有一定回落。

  2、美国的政治环境

  美国中期推举 落幕,民主党、共和党分别控制参、众两院,特朗普的施政纲领现已 不可能完全独立施行 ,关于 2019年上半年,美国值得留神的工作 :

  a、“边境问题”

  2018年圣诞节前四天,美国联邦政府停摆,特朗普与美军方的交流中表明 “移民正在流入美国、需要通过边境墙来协助 国家安全”。“在取得 边境墙、栅栏或妨碍 物的拨款之前,联邦政府不会完毕 停摆状态。”

  这是中期推举 后,特朗普总统关于 民主党插手众议院的“表态”。同时也暗示了,美国施政纲领上不合 将继续。

  b、交易 问题上:

  “中美交易 问题”其背后牵涉的较为凌乱,我们认为不会简略 宽和 ,至少特朗普总统会把“中美交易 问题”这颗棋子成为其“民调”掌控的要害 ,也是为2020大选做准备的重要元素。

  对待欧盟的交易 问题(主要是德国),最大的看点则是特朗普关于 汽车关税的情绪 。美国商务部现在 正在进行针对汽车进口的“232调查”,调查进口汽车及零部件是否伤及美国国家安全、美国是否应该采纳 配额和关税组合对其进行限制。

  这一陈述 预计将在2019年2月中旬出台。

  从美国开征钢铝关税以来,美国汽车业的原料本钱 显着 上涨,而修正后的北美自在 交易 协议 (NAFTA)对汽车的出产 地和薪资都作出了更严厉 的要求,美国汽车业已饱尝 到了特朗普政府交易 政策的显著影响。

  总而言之,关于 美国经济,2019年经济是否会呈现 “滞涨”信号?关于 美联储利率政策,从12月的利率决议声明中可知,美联储有意下修了利率上限,即下降 了加息空间和加息次数。

  同时美元自2015年来的加息周期,受制于劳动力市场的充沛 就业以及美国经济增加 动能的削弱 ,这一波加息周期可能挨近 尾声。